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蒋中正捍卫中华彪炳千秋(上)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88岁的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因心脏病突发在台北去世。当天夜晚11时许,本来风和日丽的台北突然风雨交加,雷电大作,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暴风骤雨。蒋中正去世的消息使整个台湾陷入悲痛之中。

蒋中正毕生坚持孙中山三民主义,护卫中华民族,有三大历史功绩:北伐统一全中国;领导全国军民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并确定了中华民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保卫建设台湾,延续中华传统文化的薪火传承。蒋中正对中华民族做出了两项最伟大的贡献:一是力阻马列共产主义祸乱中华;二是捍卫保护中华传统文化,保卫中华道统,保全中华民国国体。

所谓国共斗争,实质上是人类自由正义力量与共产专制邪恶势力的斗争,是光明与黑暗的搏斗,是捍卫中华与祸害中华的生死较量。蒋中正毕生图中华民族之复兴,求国家之完整和尊严,坚决反对共产邪恶主义,反对台独分裂中华,生死无悔,奋斗不懈,他对中华民族所做的伟大贡献,彪炳千秋,永载史册。

 

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蒋中正“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难得一遇之旷世豪杰、民族英雄也……五千年来,率全民,御强寇,生死无悔,百折不挠,终将顽敌驱除,国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无第二人也。”

下面让我们回顾蒋中正的一生和大事件。

留日入同盟会 护卫孙中山脱险

 

蒋中正(蒋介石)(1887.10.31—1975.4.5),字介石。浙江奉化人。1908年留学日本并加入孙中山同盟会。历任黄埔军校校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特级上将、国民党总裁、第二次世界大战同盟国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中华民国总统等职务,是中国建立共和政体以来,第一个成功统一全中国,并同时统治过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最高领导人。

蒋中正五岁时先在家延师启蒙,六岁起入私塾读四书五经,接受科举式教育。1907年考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习炮兵。1908年春赴日留学东京振武学校,并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蒋中正潜回上海参加辛亥革命,任沪军都督陈其美部第五团团长。1913年第一次单独与孙中山见面。1917年7月,孙中山南下“护法”建立中华民国军政府。次年3月蒋任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

1922年6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叛变,孙中山避难于广州永丰舰,蒋中正奉召从上海赶到广州登舰侍护40余日,曾冒着危险上岸寻找食物,晚上睡在甲板上担任警卫,并帮助孙中山出谋划策,击退叛军,护送孙中山脱险返沪。蒋中正对孙中山忠心耿耿,患难与共,从此获得孙中山的信任和器重。

识破苏俄傀儡中共 苏维埃乃专制和恐怖组织

1923年2月,蒋中正被孙中山任命为大元帅府大本营参谋长。8月奉命赴苏俄考察了解苏维埃体制的政治、党务及军事。

在未往苏联之前,蒋中正十分相信并欣赏俄共。但是经过了3个月的实地考察,他彻底屏弃了对共产主义的幻想。

蒋中正发现苏俄不欲兑现援助中国革命政府的承诺,并坚持认为蒙古不属于中国。他还发现苏共“对中国社会,强分阶级、讲求斗争,他对付革命友人的策略,反而比他对付革命敌人的策略为更多”,并认为“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他自此认定苏俄共产主义对于中华民族的后患不堪设想,共产主义绝不适合中国。

蒋中正指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的产物,而是苏共的附庸傀儡,必须靠寄生于国民党内,施展其渗透、分化、颠覆的阴谋。他在后来所著的《苏俄在中国》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的产物,乃是苏俄共产帝国的螟蛉。苏俄的共产主义不适于人类的生存,更不适于中国的气候,所以他发育的初期,必须寄生于中国国民党内,施展其渗透、分化、颠覆的阴谋,透过本党的机关来组织其工农群众,并假借本党的名义来隐蔽其阶级斗争,而其目的是在中国国民革命的独立战争过程中,建立其苏维埃傀儡政权,制造其在亚洲第一个典型的附庸国。”

自从苏俄回国后,蒋中正毕生都为捍卫中华、抵制外来侵略进行艰苦卓绝的努力奋斗,力阻共产主义祸乱中华,几十年如一日,苦口婆心地劝导警告国人共产主义对于中华民族的巨大危害。但是,蒋中正的远见卓识和金玉良言,并未被多数中国人所理解重视,大多数人只当作耳旁风。

创立黄埔军校 培育军事精英

1924年1月,国民党决议在广州开办军官学校,创立国民革命军。5月,孙中山亲自任命蒋中正为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一任校长,廖仲恺为党代表,何应钦为总教官,陈诚等人为教官。

 

黄埔军校培养了一批中国的高级军事将领,他们日后拚杀于北伐、抗战和国共内战的重要战场。

不幸的是,黄埔军校从成立之日起,便遭到苏俄和中共的渗透。周恩来担任该校政治部主任,到处安插苏俄军事顾问,叶剑英、聂荣臻、恽代英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向学生灌输马列主义思想。不少共产党人担任国民党军校政治教官和教职人员,担任国民革命军的各级党代表,并规定没有党代表的附属签名,一切命令均不生效。这样附体国民革命的结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满千人,暴增至1928年的三万人。

东征全歼叛军 获选最高领袖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燕京逝世。时蒋中正率黄埔军校学生与教导团官兵三千人东征讨伐叛逆陈炯明。获悉孙中山逝世后,蒋中正在军中发哀告全军将士书,并回广州祭奠孙中山。1925年8月,黄埔军校两个教导团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蒋任军长。10月率师第二次东征,全歼陈炯明叛军。

1926年2月,蒋中正兼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4月16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与国民政府委员联席会议推选蒋中正为军事委员会主席。7月6日,蒋中正当选为国民党“常务委员会主席”,是继孙中山之后,第一位真正全面继承其地位的党、政、军最高领导人。

“中山舰”事件 抵制共产赤化中国

孙中山逝世后,苏俄与中共趁机借国民党“联俄容共”而分裂和窃夺国民党党权,企图使中国赤化。

1926年3月20日,中山舰”事件发生。汪精卫和中共试图利用中山舰绑架蒋中正到苏联,联手推翻掌握军权的蒋中正。蒋中正宣布广州市戒严,并对共产党的一系列破坏活动进行了反击。欧阳格、陈肇英奉蒋中正命令占领中山舰,并逮捕舰长共产党员李之龙,包围苏联顾问和共产党机关,扣留了第一军和黄埔军校中周恩来等中共党员,收缴共党分子所操纵的罢工委员会枪械。俄国顾问季山嘉等被遣送回国,共党同意解除中共分子在军校中担任的职务,并解散“青年军人联合会”。此后,蒋完全掌握了国民政府的军事实权。

中共首任总书记陈独秀于1926年在《向导》上连续发表数篇文章指出:“蒋中正是中国民族革命运动中的一根柱石,共产党若不是帝国主义的工具, 绝不会采用这种破坏中国革命势力统一的政策。”而且表示,“中国共产党若阴谋倒蒋,就应该起来打倒共产党,共产党员若阴谋倒蒋,就应该枪毙”

“中山舰”事件被国民党称为“蒋中正救党”,共产党则因此对蒋中正恨之入骨。

伯乐慧眼识“诸葛” 北伐统一全中国

1926年2月4日,蒋中正在广州会晤白崇禧。从此广东广西政治财政军事统一,广州革命政府准备北伐统一中国。蒋中正亲选诚邀并向第七军军长李宗仁借来“小诸葛”白崇禧担任北伐国军参谋长。

如要北伐,必须首先打通湖南这一关。国民政府派白崇禧等人秘密到长沙,成功说服唐生智归附,唐部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从此粤桂湘三省联合,为北伐奠定了基础和条件。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蒋中正就任总司令,白崇禧任总司令部参谋长,总共八个军,以两广为基地,正式开始北伐统一中国大业 。

 

北伐革命军8月进驻长沙,蒋中正督令前线总指挥白崇禧指挥张发奎任师长的第四军、李宗仁第七军、唐生智第八军奋勇进攻,与吴佩孚敌军展开白刃战,先后获得汀泗桥、贺胜桥战役胜利,第四军荣获“铁军”称号。

8月31日,北伐大军集结武昌城下,蒋中正亲临面授攻城机宜毕,移师入赣督师,令潮汕部队进攻闽省。9月初,北伐军向武汉三镇发动攻势,占领汉阳、汉口。10日北伐军占领武昌,吴佩孚率残部逃往河南信阳。至此,吴佩孚部队基本被消灭。

此后,北伐东路军在浙江受挫败,白崇禧表示愿赴前线,蒋中正立即任命白为东路军前敌总指挥,指挥国军进攻江西孙传芳部。江西南昌之役,北洋军阀孙传芳以三倍兵力进行猛烈进攻,蒋中正亲率黄埔嫡系被击败,九江失守,南昌被围。白崇禧急率桂系第七军救援,一举击溃孙传芳先头部队两个师。在双方兵力极为悬殊的情况下,白崇禧指挥北伐军出奇制胜,先收复九江,再解南昌之围。双方肉搏三天三夜,最后孙传芳两万余人被俘,国军取得北伐以来的第一次大捷,桂系第七军荣获 “钢军”美誉,威震天下。

接着蒋中正命白崇禧挥师向东追击,扫荡浙江,断绝宁沪线交通,于1927年2月23日收复杭州,3月22日开进上海,并再歼灭孙部6万余人,取得北伐第二次大捷。

1927年8月,打响了北伐战争中最激烈、最具决定意义的龙潭战役。8月30日拂晓,白崇禧、李宗仁、何应钦督率指挥各自部队向龙潭孙传芳部10个师约6万余人进行反攻,战斗极为惨烈。“龙潭周围数十里地,炮火蔽天,血肉模糊。战斗的惨烈,实为笔墨所难形容。” 是役国军将孙传芳部压缩到长江边后全部歼灭,奠定了南京国民政府的基业。

1928年1月4日,蒋中正复职为北伐军总司令。2月,任军事委员会主席。4月,蒋中正与阎锡山、李宗仁、冯玉祥共同组成四个集团军合力北进。蒋督北伐军克复山东济南等地后,继续挥师北上。

6月1日,白崇禧就任武汉北伐军前敌总指挥,5日率军自汉口北上, 11日与阎锡山联袂开进北京。9月6日,白崇禧率军在天津誓师,随后奉系军阀张学良败走大连。9月底,白崇禧率军完全肃清关内,滦河以东易帜。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在东北通电东北易帜,宣布效忠南京中央政府。至此,蒋中正总司令统帅国民革命军终于完成了北伐统一中国的大业。

中共策动叛乱 四‧一二清党救国

当北伐国军在前线流血牺牲时,中共在全国各地发动土地革命,许多北伐军将士的家属被当做土豪劣绅批斗,甚至杀害,家财被没收,地痞流氓不劳而获,在乡下欺男霸女,社会动荡不宁。

1927年3月21日,周恩来策动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叛乱。蔡元培、李烈钧等国民党元老指控“共党破坏革命,危害国本之逆谋”,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决议通过“非常紧急处置案” 和护党救国案。

4月6日,奉系军阀张作霖在北京逮捕了躲藏在苏联大使馆的李大钊等中共党员,查获并向外界公布了一批共产国际秘密文件,证明苏联确实全面指挥了中共颠覆中华民国政府的非法活动。

当时,国民党执监委暨候补委员八十名中,共产党员已占据三分之一,亲共之左派亦占三分之一,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部长暨其秘书,共产党员亦占一半以上,至此国民政府已由苏共和中共全权把持。

蒋中正等人认为如不早日翦除共产党祸害,今后会更难控制。4月12日,清党主力、淞沪戒严司令白崇禧率军对上海工会武装缴械,枪决了其中300多中共武装暴徒,逮捕500余人,仅周恩来等少数头目因共谍事先通风报信而逃脱,给共产组织以毁灭性打击,从此中共被迫转入地下活动。

苏共立即在莫斯科组织了百万人的大游行,抗议所谓的上海“白色恐怖”,在“白”字下面,特地注明是白崇禧。因为蒋中正和白崇禧毕生坚决反共,中共对蒋白恨之入骨,利用中央与桂系之间的矛盾,长期在各种媒体上蓄意污衊丑化诋毁蒋白两人。

“黄金十年”励精图治

从1927年到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为止,蒋中正出任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在中国进行了各方面建设发展,被称为“艰苦建国的十年”,西方则誉为“黄金十年”。

在这十年中,中国经济还是得到了长足发展,不计东北,全国工业增长率达8%以上,社会经济呈现快速上升趋势。1936年,中国工农业产值达近代以来最高水平,其他各项现代化制度也都粗具雏形。教育建设方面,学校林立,教育推广,初等教育由1929年的17%就学率,增至1936年43%。

在经济方面,国府努力稳定物价、偿还国债、实施法币、禁用银币、统一全国币制,对外贸易也累积了盈余为外汇存底;建设铁路及公路,为备战而特别发展蜀、黔、湘、陕、陇、豫连贯公路;建立电话网络;改善公共卫生设施;立法对抗毒品交易以及提高工农业的生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